当前位置 :
 更新时间:2024-04-17 01:33:39

黑漆漆的走廊,只有从旧窗户散落下来的一点月光,人们都得用其他的灯光照明,因为这里的灯早就坏了,不是人们不愿意安,而是……这里根本没人,,,,这栋楼很久没有人住了,可是楼盘又很新,于是这栋楼又开始住人了。渐渐地,人开始多起来,一年,两年,三年,到第四年的时候,依文住了进来,这时的房子已经不再那么贵了,甚至便宜到白住的地步,要不是依文刚刚大学毕业,还没有找到固定的工作,她才不会住这么便宜的房子了。依文今年二十二岁,大学本科生,现在的社会,大学生一堆一堆的,依文算不了什么人物,除了长得不一样外,毕业后也只好找一份平凡地工作。

脸

东西不多,大约半个小时就搬完了。望了一眼屋里整体的结构摆设,觉得自己还是有当设计师的料的,又开始自恋起来。搬进来的时候是早上七点,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,可能是早上太冷了吧,大家都还没起来,可是都快八点了,更何况搬东西的时候很吵,难道没吵醒一个人?还是………

依文不敢在想下去,因为那根本不可能。虽然是早上,太阳已经露出了半个芽,有点光亮,可是走廊里还是如此,昏昏暗暗的,依文慢慢走了过去,走廊中央一点声音也没有,除了不时传来的微微滴水声,可是这是八楼哪里来的水!

“哎呀!”依文被什么拌到了,撞到了墙上“哎呦…怎么这走廊不安个灯啊,大白天的都看不到,疼死了”依文一边说一边摸着头上的那个大包,依文一直靠在墙上,按了按头上的大包,抱怨了一番又朝楼下走去。走廊似乎很远,但是看得到尽头,可是走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到,怎么回事?难道是刚才撞得连北都分不清了?走了一会儿依文快走到了走廊尽头,依文擦了擦眼,那是什么?一张脸!浓厚的眉毛,大大的眼镜,正对着自己的视线,他的嘴角似乎还有血渍,脸色苍白,就像………死人!

依文分不清那是男的还是女的,反正就是一张脸,依文以为是撞的原因闭上了眼睛,按了几下,果然那张脸不见了“就说是刚才撞了原因吧,该死的走廊”依文开始暗暗咒骂起来。很快,依文就下了楼,离开了这栋楼,开始要给自己找工作了。一天下来,还好没失望,面试的第一家公司自己就被录用了,工作简单并且高薪,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,今天真是踩到狗屎了。

依文所在的公司是全市最大的公司,她是这所公司经理的秘书,也算个官了。经理叫王鑫,长得帅,又有干劲儿,很快就从基层工作人员升到了经理,管理着公司的一部分,至于依文,长的漂亮,大学生,谁见了不动心,更何况依文不是一般级别的女生,女神一词非她莫属。

“下车吧,只能送到这儿了。”

“谢谢啊,王总…”

“唉…谢什么,只是顺路,帮帮新同事罢了,时间也不早了,你快点上去吧,对了,明天早点来上班,别迟到了,拜拜,还有,以后别叫我王总,叫我王鑫就行了,拜拜”王鑫关上了车窗匆匆的就离开了。

依文的谢谢还没说出口,就已经不见王鑫车的踪影了,她看了看天,已经看不到太阳了,剩下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和夜一样的黑暗,她望了望自己刚刚搬进来的那栋楼,奇怪。怎么都还没开灯,还没起来,扯淡,怎么可能,都睡了?

也不会啊,才六点啊,没有多想了,依文现在最想的就是家里的那张大床,然后就是一阵鼾声,她太想休息了,于是用飞的速度进了这栋诡异而陈旧的大楼,本来早上依文想坐电梯的,因为电梯正在修理,就只有爬楼梯了,可是刚才电梯已经好了,依文走进了电梯,按了八楼的那个按键。电梯缓缓升起来,到了三楼突然停住了,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,依文还在奇怪,从外面来了一个人,看身材是个男人,可是看不到脸,带着一顶帽子,穿着一身风衣,围着大围巾,几乎连眼睛都看不到,依文礼貌的点了点头,可是那人却不在意。

电梯又缓缓升起来了,到了八楼依文一个劲儿的跑进自己的新家,那个男人也不紧不慢的到了自己的家,原来是依文的邻居,依文都有点后悔自己没跟他打招呼,依文叹了口气,进到了房间,简单的洗漱,看了会儿电视就跑到床上睡觉去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“啊!”依文被着叫声吵醒了,声音是从走廊传来的,“是谁啊,这么晚了,”依文看了看桌子上的闹钟,半夜两点,依文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,来到了走廊外,走廊还是如此,只是更加诡异阴森,她打了一个寒颤转过了身。

“阿!………”又是一声尖叫,是依文叫出来的,她看见了一张脸!浓厚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,就是一张脸,正和自己面对面,这次她看清了,那是一张女人的脸,似乎很痛苦,面色苍白,嘴角还有一点血渍,。依文一下从床上竖起来,闹钟正在响着,原来是噩梦,可是那张脸真熟悉……是……昨天看得到那张脸,真可怕,难道我被那东西缠住了,还是她有什么冤情?

一股脑的全是猜测,已经七点了,上班时间是八点,还有一个小时准备,依文不紧不慢的从床上起来,整理好一切后下了楼,这次她没有走楼梯,而是电梯。七点五十的时候到了公司,公司很大是全市最大的,就连公司楼也有三四十层,到了公司她就来到了自己工作岗位,开始整理资料,时间一晃就是一上午,到了中饭的时候,依文摸了摸口袋,空空荡荡,什么也没有,哎呀,今天走的急忘记拿了,估计还在睡懒觉。

怎么办。算了,依文准备今天不吃了,去认识认识同事,于是他来到了总工作室,真大啊!工作台就有几十个,边上还有几个同事在开小会,好像在讨论什么脸,依文悄悄走到边上听她们讲起来“唉,你说经理的这个秘书会怎么样?”其中一个问到。

“不好说,反正前几个都没有好下场,你们说,到底是人为的还是那东西?”

“我看八成是人为的,那有什么鬼!”

“那可不一定,毕竟世界上有太多科学不能解释的事儿,你们看,前几个刚开始是失踪吧,然后找警察,然后找到了尸体,死了!”

“是不,听说死的还挺蹊跷,身上没有什么外伤,而且没有脸了!也不像是用刀割下来的啊,不会这个美女秘书也…………”她停下来了,因为看到依文了,“你们在说什么啊,怎么没听明白?”

“没没没,没说什么,我们讨论怎么减肥了,姐妹们是不是?”她朝其他的几个女生甩了几个眼神,“哦哦哦,是是是,我们是在讨论,”

“是吗?那什么脸啊,秘书啊,还有我咋么回事?我的耳朵不聋啊!”

“额……既然听到了我也就不瞒了,我说了你可别害怕啊!”依文点了点头,那个女人又开始说起来,大约半个小时那个女人把所有的事儿都给依文说了一遍,依文带着疑惑又开始工作起来。

“哎,那个小文,你帮我把这些资料整理一下。”王鑫拿着一些纸张给了依文。可是依文在想着什么,没有听见。“唉!”王鑫招了招手。“噢,呃。”

依文赶紧回答到。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哦,没怎么,资料是吧,我这就整理。”说完便埋头开始整理资料。“下班了,喂!”同事叫着依文。依文不小心睡着了,手头的资料还是原模原样的摆在工作台上。这些资料是明天早上要用的,今天必须整理完,一看还没开始“算了吧,今天还要加班,你先走吧。”

“那你小心点,听说这公司邪着了。”

“放心吧,嗯,就这样,拜拜”

“拜拜!”

就这样,整栋楼就只剩下依文自己了,也不知道还有保安没有,管他的,还是把眼前的麻烦处理完吧!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楼外的灯光已经减弱了许多,可是资料还有一大半,依文望了望窗外,又开始整理起来,谁叫自己白天睡着了的,整理着突然想起来白天同事讲的那些事情,心里也有点发毛,看了看这硕大的办公室,慌慌凉凉的只有自己一个人,就没敢给四处张望。

“玲玲……”电话突然想了起来,下了依文一下,她拿起电话,是一个陌生号码,依文还在奇怪是谁半夜给自己打电话,她已经接通了电话“你好,你是?”

对方沉默了半刻挂掉了电话。依文撇撇嘴放下了电话。没过几分钟,电话又来了,还是那个电话号码。“喂!”对方依然沉默不语。随后又挂掉了电话,“是谁了?半夜打这个电话,呃……肯定是朋友搞得恶作剧。一定是。”

放下电话又开始工作起来。不然,过了一会儿电话又来了,还是那个陌生电话号码。依文毫不犹豫的拿起电话“喂,我知道是你们的恶作剧,骗不了我的,嘿嘿”沉默几秒后“我死的好惨,我死的好惨,我的脸,我的脸,啊…李鑫!还我命来…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很幽怨,那是……女鬼!

依文一下子把手机扔到了地上,白天的那些话突然从脑子里一股闹的全部冒出来。真的,真的有鬼!有鬼!依文平复了一下心情,似乎看到了什么,她慢慢的把头转过外面的窗子上!啊……~依文叫出了声,原来一张脸正死死的对着自己,惨败的脸,似乎就是一张皮,正对着自己笑,嘴里还有血,就是那张这几天一直看到的!

我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啊,干嘛来找我。依文想着,耳边浮现出一个声音,那个声音很平和,很柔软,总之很诱人,依文一下被吸引住,站起来了身,走出了办公室,朝楼顶走了过去,依文似乎不受自己身体的控制,直直的朝楼顶走去……………

次日,公司大门口围了一群人,警察从门前带出一具尸体,当然,是依文的,她从楼上摔了下来,面部朝下,聊已经看不得了,可以说脸已经不见了,眼睛只剩下两个骷髅,旁边的人都在说“唉,这么好的一个菇凉就这么没了,真可惜。”还有的人说“这,不会是脏东西吧!”依文上了楼顶遇到了什么,谁也不知道,但是只知道依纹的尸体被抬走的时候,王鑫,嘴角轻轻上扬了一下,阴险的笑了一下。

查询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查询网(wlku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查询网 wlku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