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
火星少年华晨宇的“反差萌”
 更新时间:2024-02-24 00:44:09

一直宣称自己“没什么理想”“不是为音乐而活”的华晨宇,9月6日到7日在北京万事达中心接连举行了两场个人演唱会,都爆满,而这个时候,他刚刚从武汉音乐学院正式毕业,出道也才一年。

火星少年华晨宇的“反差萌”

作为90后明星的代表,华晨宇呈现出跟其他“靠脸吃饭”的小鲜肉偶像不同的特质,用粉丝的话来说,爱的就是他所表现出的“反差萌”。比如唱歌时“入神”和说话时“走神”的反差,镜头前的“呆”和私底下“随性”的反差。

他说对新歌《烟火里的尘埃》里那句“我是一个苍老的小孩”特别有共鸣——“苍老”和“小孩”,这也是反差。

真的呆吗

这一年多来,在媒体上出现的华晨宇通常都是两种形象交替出现,一种是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,双眼微闭,一只手上扬,手指张开像在捧着什么,又或是在空气中抓挠着什么,抓着抓着就会伴着高音全身抽搐;另一种是在面对镜头说话的时候,反应总慢半拍,时不时就会发呆走神,或者“嘿嘿嘿”地憨笑。这两种形象综合到一起,再配合特别的唱腔,为他赢来了“火星弟弟”的名号。对此他坦然接受,这次开的演唱会,干脆就取名为“火星来了”。

可是采访当天,他的呆、愣和走神等预期反应并没有出现,几乎可以说是对答如流。问他,“你和许晴的关系挺好的吧”,他马上抢过话头,“我跟《花儿与少年》里的每个姐姐关系都很好。”在整个采访时间内,华晨宇标志性的呆愣表情只在最开头出现了一次——听说内地之前很少有歌手能出道这么短就开个人演唱会,他睁大了眼睛,“真的吗?嘿嘿,我不知道哎,我还以为谁都能开……”

采访间隙,他一个人跑到公司大门口的沙发上,点上一支烟,一边抽一边低头玩手机,后来索性跑到楼梯间一个人抽烟去了。那天,他穿一件宽松的低领白T恤,下面是紧身黑裤子和高帮黑皮鞋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成熟一点,更接近一个摇滚歌手的装扮。

他在《花儿与少年》里体现出的“自我中心”也没有出现,面对连轴转的媒体采访,他极其配合。看到有个湖南卫视的工作人员专门过来给他拍视频,他还上前主动打招呼。将近晚上八点的时候,他快活地跟助理嚷了一句:“就剩两家了吗?这么快呀!”此时,他还没来得及吃晚饭。

在很多观众和粉丝眼里,他就是一副自闭儿童的形象,不爱跟人交流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他小时候父母离异,从高中开始就离开家乡十堰,来到武汉求学,之后与父母更是疏离。那些年,他一个人住在校外,课想上就上,不想上就回家睡觉。除了上课,他很少出门,不喜欢逛街,更是从来没有出去旅游过。

一个长期远离父母独自生活的孩子,自闭一点,呆气重一点,神经质一点,似乎都是很自然的事情。他的粉丝中也不乏从小父母离异,或是在孤独中长大的年轻人,在华晨宇身上,他们找到了想象中的自己。当华晨宇被人批评攻击的时候,这些粉丝会像自己受了气一样替他心疼。比如在旅游真人秀《花儿与少年》中,华晨宇因为总是脱离集体而被观众批评没有团队精神和不具责任心。“这个节目不适合他,因为这逼得他不得不去认识、接触别人”,有粉丝这样为他抱不平。

可实际上,并没有人逼着他上这个节目,当初湖南卫视的导演找到他的时候,他很爽快就答应了。对于随着节目到来的争议,他也表现得无所谓。他甚至非常清楚,自己的某些方面被节目组通过剪辑刻意放大了,可他对此毫不抗拒,因为他觉得这也是他的一面,而且他也没有不喜欢这一面。

“其实在入行以来,我有做过一些一开始我不是特别想做的事情,但是既然要去做的话,我也会让自己很享受。”一个懒散的少年进入竞争残酷的娱乐圈,他依然把“随意”“无所谓”“这不重要”挂在嘴边,只不过,过去他是随意地远离一些事情,而现在则是随意地去接受一些事情。“我从不纠结。”他说。

不管是快男纪录电影《我就是我》的导演范立欣,还是华晨宇新专辑《卡西莫多的礼物》的制作人郑楠,谈到华晨宇,都用了同样的一句话来概括:“看似呆萌,实际上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
反差从何来

华晨宇最开始被人注意,是因为快男海选时唱的那首无字歌,只唱了几句,评委就惊呆了。蔡国庆当即喊停表示不适,尚雯婕说他是天才,观众们则乐见有怪咖出来搅场。可在这之后,华晨宇很快转变选曲,比赛的歌曲越来越主流大众。总决赛上的终极PK,他唱的是《海阔天空》。

那些视频中作为校园歌手的华晨宇,和快男舞台上表情动作极其戏剧化的火星弟弟相比,明显还是有差距的。一夜成名后,就有自称是他大学同学的网友跳出来,说他台上的神经质和台下的呆萌都是装出来的。华晨宇对此熟练地回应:“懂的人自然会懂,我不要求每一个人都能懂我。”

华晨宇在快男赛场上的诸多演唱曲目中,后来被提得最多的是那首《我》。华晨宇以张国荣式的唱腔和神情起始,在中段逆转为他自己标志性的“全身僵硬与抽搐式唱法”,一曲唱毕,范冰冰当场流下热泪,李宇春认为这是翻唱《我》的最好版本。

刚发表的首张专辑中,《烟火里的尘埃》请来了林夕填词,其中“烟火”“沙漠”“我就是我”等词句,都不免让人往《我》上面联想。不过华晨宇否定了这种联系,称和林夕沟通的时候完全没有提这个,“林夕老师的这版词其实是用来表达我的,我自己唱起来很有共鸣,比如‘我的心里住着一个苍老的小孩,如果世界听不明白,对影子表白’,这些东西其实是跟我很像的。”

不过歌迷都能感受到的是,“我就是我”“苍老的小孩”这些意象总在关于华晨宇的各种宣传中反复出现,华晨宇也在采访中反复强调。就在刚刚结束的演唱会上,华晨宇再一次“抽搐”地唱完了《我》,作为压轴曲目。

查询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查询网(wlku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查询网 wlku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-3